《雪中悍刀行》徐骁为什么那么怕自己的儿子徐凤年 热门推荐 影视话题,为什么徐骁怕徐凤年

可就是这个让离阳、北莽两朝都忌惮不已,让普通百姓深感畏惧的“人屠”,却在他的儿子徐凤年面前,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,收敛起城府和威严,显得颇为慈祥和蔼。

以至于让人觉得,徐骁似乎很怕他的儿子徐凤年。

也是,当徐凤年在外游历三年归来,徐骁去见他,先是在门外仔细地整理仪容,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非常慈祥。

而后,徐骁见自己的言语和做派竟吓着了周围的丫鬟,却是当即吩咐管家,让管家给她们讲一讲府里的“家规”,即:

“王爷见世子,王爷就是被打死,你们也当没看见。”

这就让不少观众感觉,这做父亲的去见儿子得小心翼翼地不说,还有被打死的风险,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?

而更让人觉得荒谬的是,徐骁在推开房门后,才刚开口,就被徐凤年扔鞋子、拿玉如意追着打,偏偏徐骁被徐凤年追赶的到处躲避,狼狈之态尽显,却丝毫不生气,反而笑着脸不断求饶和讨好。

这一幕,着实让人想不通,徐骁为什么会害怕他的儿子徐凤年?

对此我想说事情的真相并不是这样,而是徐骁父子在演戏给外人看。具体原因,依照电视剧剧情和原著小说,我认为原因有四个。

徐骁对徐凤年心怀愧疚

徐骁为什么对徐凤年心怀愧疚?

不是因为他让徐凤年这个北椋王世子褪去锦衣华服,离开安逸舒适的生活环境,并不带士卒、护卫,只带一匹马和一个马夫就出门游历三年。

而是因为徐凤年游历归来就要行冠礼,这意味着徐凤年已经长大了,徐骁将要把北椋三州和北椋三十五万铁骑逐渐交给徐凤年。

或许,在外人看来,徐骁积攒的这份“家业”委实够大,他徐骁坐拥北椋三州,麾下有三十五万铁骑,有六名义子,偌大的北椋王府中,高手如云,卿客智囊更是无数,再加上他的门生故吏遍及朝野上下,一招招暗棋落子生根于四面八方,真可谓是金玉满堂富可敌国。

而这些,足够让徐凤年这个世人眼里的纨绔子弟,一跃成为影响离阳、北莽两朝的风云人物。

可实际上了?

徐骁自十岁从军,经历了半生风雨和各种艰难险阻,多次险死还生才换得如今的富贵荣华。

他的这份“家业”是够大,可他这份“家业”的背后,是无数追随他建功立业的袍泽弟兄舍命拼出来的,而这些人大多都有家室,都需要他这个北椋王来照应。

再加上徐骁的政敌和仇人更是不计其数。除此之外,离阳朝廷对徐家也是忌惮已久,恨不能除掉徐骁父子而后快,对此,离阳朝廷除了明里暗里的打压外,针对徐家和北椋的各种阴谋算计也是层出不穷,再有北莽在一旁虎视眈眈,认定徐家是他们南下中原的最大绊脚石。

这些,足以说明徐骁风光的背后,他所承担的压力和责任其实是非常大的。

《雪中悍刀行》总体来说是一部适合青少年观众的古装电视剧。人物的设置比较戏剧化。帅哥美女老戏骨的配置,符合当今观众的欣赏规律。既有青年人的朝气和青春活力,又有老戏骨的沉着笃定。轻喜剧风格拓宽了受众面,两位男主一面疯癫懵懂,另一面又扮猪吃虎,身怀绝技。这些虽有夸张稚嫩和不合逻辑之处,但是也会产生浓烈的戏剧效果。或许都会成为看点。如果拍得更松弛放肆,百无禁忌一些,像周星驰的电影那样,或许会更让人有追剧的冲动。视觉上滤镜稍多,总体画面精致艳丽,部分段落节奏偏慢。

而徐凤年此时并不会武功,又不得北椋的军心和民心,再加上他被绝大多数人误会成是天下第一纨绔,就连徐骁的六位义子,都有半数都不认可徐凤年。

这让徐骁心里感觉很愧疚,认为自己将“家业”交给徐凤年的同时,连责任和压力也一并交了过去,让徐凤年没有选择的余地不说,更是在害徐凤年,而不是为他好。

此剧在塑造主仆之间的关系时,也并非像一部正剧一样去强调一种君君臣臣的王朝政治秩序,而是将主仆关系处理成立兄弟一样的平常。这点在徐凤年和马夫老黄之间最为明显,老黄名叫剑九黄,是北椋王府之中一位不可多得的高手,北椋王徐骁让他陪伴自己的继承人出去吃苦锻炼,他是负有重任的。最终,他完成了保护世子的使命,也将徐凤年历练成一名合格的接班人,由此可见,此剧在处理主仆之间关系上是有新意的。

徐骁是个好父亲

文中道:他温华,一个无名小卒到了泥土里的浪荡子,到了江湖,跟落难时的小年一起勾肩搭背闯荡过,被人喊过一声公子,骑过那匹劣马还骑过骡子,练成了两剑,临了那最后一口江湖气,更是没对不起过兄弟,这辈子值了!

正所谓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。

徐骁又哪里会不疼爱徐凤年了?

他之所以让徐凤年外出游历三年,表面上是为了不让徐凤年做离阳赵室的驸马,成为“质子”。可实际上,则是为了历练徐凤年,让徐凤年体验最真实的生活。

对此,徐骁虽未曾派兵马护卫徐凤年,可他派给徐凤年的马夫老黄(黄阵图),却是剑术只逊色李淳罡的“指玄境”高手,暗地里,更有专们给他培养的死士一路随行。

只是徐骁没有将这些事告诉他,而徐凤年在外三年,徒步辗转数千里,虽在回家后,于外人面前仍是一副纨绔的做派,可他的心智手段绝非从前可比。

这一点,电视剧中是以他审问截杀他的西楚残兵等剧情来做说明,可在原著中,则可以通过徐脂虎喂徐凤年吃橘子时说的话就能看出:

“姐知道你这三年游历不容易,以前的你哪可能乐意将一整瓣柑橘囫囵吞下,便是姐姐肯撕掉橘丝,你也未必肯吃。”——《雪中悍刀行》第九章

要知道,徐脂虎作为长姐,从小又与徐凤年极为亲厚,她通过徐凤年一个不经意的动作,就瞧出了徐凤年跟以往的不同,凭此细节,就能说明徐凤年外出游历三年,心智可谓成熟了不少。

而我之所以认为这是徐骁“怕”徐凤年的原因之一,在于他暗中派遣跟随徐凤年的死士,为了保护徐凤年折损了一个,这让徐骁心里不免后怕,他让徐凤年外出历练固然是为了他好,却也差点让徐凤年丢了性命。

因此,徐骁作为一个好父亲,面对儿子的“无礼”,也就只好受些委屈。

徐骁为了弥补他和徐凤年之间的“隔阂”

徐骁和徐凤年之间所谓的“隔阂”,指的是徐凤年的母亲吴素为了打消离阳朝廷当时对徐骁的猜忌,从而在怀有身孕的情况下硬闯皇宫,导致差点身死于离阳老皇帝设下杀局。

虽然吴素最后从皇宫中顺利脱身,但却因此而落下病根,在生下徐龙象后不久就因伤身故。(这件事在《雪中》原著中被称之为京城“白衣案”。)

对此,徐凤年从小就怨恨徐骁,怨他坐拥数十万大军,却不肯举兵为母亲报仇,恨他不肯为母亲找离阳朝廷讨要一个公道。

事实上,徐骁心里又何尝不想为妻子报仇,找离阳朝廷讨一个公道了?

只是,要他带兵反了离阳却是不能,因为替吴素报仇,是他徐骁的事,不是当时初具雏形的“徐家军”的事。所以等他被封作北椋王,就藩北椋后,他其实有在暗中报复那些伤害他妻子的人。

而徐凤年随着年岁渐长,虽理解徐骁当时的选择,可他心里却到底有一根刺。徐骁也明白这一点,所以他包容徐凤年的“无礼”,甚至低三下四表现出“害怕”,这也是为了弥补父子间的这道“隔阂”。

演戏给外人看,坐实徐凤年所谓的纨绔之名

徐凤年作为未来的北椋王,作为北椋三十五万铁骑未来的共主,如果他是一个文武双全且极为优秀的人,那么在他成长起来之前,他一定会遭到更多的算计和刺杀,很有可能活不长久。

因为在离阳和北莽朝廷眼里,一个徐骁已然是尾大不掉,天下局势被徐骁左右了数十年。若是北椋王世子徐凤年表现的文武兼资,则无异于徐骁和北椋后继有人,这是离阳、北莽两朝都不愿意看到的。

所以徐凤年为了自身安危和成长,也为了能接手徐骁交给他的“家业”,就按照徐骁和李义山联手制定的策略,隐藏自己天姿过人的真相,通过做一个世人眼中的纨绔,并表现出一副不孝子的做派,让外人误以为他跟徐骁不合。

如此一来,更让外人觉得,他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,就算是将来承袭了北椋王的爵位,也必然会折腾散徐骁攒下来的“家业”。

在这四集里,老黄这个人物令人印象深刻。电视剧开场,是主仆二人游历,各种颠沛流离,各种狼狈不堪,各种奇遇巧合,各种有惊无险。老黄是一个非典型忠仆形象,跟主人抢红薯吃,背着主人偷放蒙汗药,遇险只顾躲避跑路,反复劝主人习学武功。这个人物身上充满喜剧元素,轻松诙谐,举重若轻,是惊险刺激情节的一种有力的调节与平衡,谁也不曾料到,正是这个老黄,竟然剑法高强,是赫赫有名的剑九黄,威震江湖。回到北椋之后,剑九黄偶露峥嵘,令徐凤年大惊失色,也令我们大惊失色。这种人物形象处理,与徐凤年的深藏不露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妙,是对照,也是呼应,是意料之外,细想又在意料之中。老黄之所以后来离开北椋,去了结多年夙愿,其实是深受徐凤年人格魅力的影响。主仆二人,人物之间,性格、思想以及情感相互滋养,彼此激发,彼此照亮,不断成长,方才有可能碰撞出更炫目的光芒。

而徐骁则是为了配合徐凤年的“表演”,就通过“惧怕”徐凤年等方式,来坐实徐凤年的纨绔之名。

人物塑造的成功也是这部电视剧的突出亮点,《雪中悍刀行》出场人物众多,却不简单化脸谱化,而是个个都个性饱满,鲜明,独特,各有身世各有来历,却又扑朔迷离随时反转,时刻惊呆观众下巴。在极具传奇性的同时又有烟火气,让人感受到江湖不仅是个传奇,也是众生有情世界战胜无情功利权势,是大欲望战胜小欲望,小境界升华大境界的新的古装武侠剧的美学呈现。

只是这父子俩配合得太好,不仅成功瞒住了外人,就连徐家内部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内情,比如徐骁的六位义子中,唯有褚禄山猜到了真相,陈芝豹虽知道一部分却出于高傲的心理而不说破。

除这两人外,就连徐凤年的二姐徐渭熊一开始都被蒙在了鼓里。

所以综上所述,让徐骁表现出自己害怕徐凤年。

版权声明:
作者:huxuehai
链接:https://mingkejie.com/archives/874
来源:明克街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